华人全酋网 推荐 安危事件 查看内容

美国债务上限僵持 日本经济现转机

2023-5-26 10:31| 发布者: 轮卷寻| 查看: 53| 评论: 0|原作者: 迪拜网

摘要: 美国总统拜登参加G7峰会后,火速赶回华盛顿处理债务上限问题。白宫代表和众议院议长麦卡锡的代表进行几轮谈判,但是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亟待双方顶级人物出马,作最后的冲刺。 ... ...
白宫和美国国会共和党领袖,在进行一场“谁先眨眼”的比赛,而屏息旁观的金融市场快要缺氧而亡了。美国政府债务上限,是市场的绝对关注焦点,白宫官员和共和党代表进行了密集磋商,双方都曾表示审慎乐观,但却无法达成共识,而距离政府耗尽现金的预告红线已越来越近。
美国联邦储备局局主席鲍威尔喊话,关注区域银行危机带来的金融紧缩,改变利率政策无须等到通货膨胀回到2%目标,令市场对6月加息的预期稍有缓和。不过,美国零售数据回暖,有交易员对6月再度加息的可能仍不放心。日本的增长数据好过预期,通胀压力高过预期,带动日元汇率升值。中国的4月经济数据略显疲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7的关口。日本和德国股市纷创新高。
美国总统拜登参加G7峰会后,火速赶回华盛顿处理债务上限问题。白宫代表和众议院议长麦卡锡的代表进行几轮谈判,但是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亟待双方顶级人物出马,作最后的冲刺。

  
 
笔者认为,双方在财政部耗尽现金之前可以达成一致,耗尽现金的时间点最早可能在6月第二个星期。目前双方仍会在谈判中摆出不惜违约的姿态,以取得谈判桌上利益的最大化。当然,不能完全排除共和党坚持到现金耗竭之后,也就是美国媒体所说的X-date。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则对市场会有较大的冲击。
反映市场对美债违约的10年期信贷违约掉期(Credit default swap)价格,去年平均水平在27美元左右,一个月前为44美元,现在则达到52美元。看来市场有担心、没有恐慌。事实上自1789年,美国政府从来没有因为无法支付债务本金或利息而违约过。
美国4月工业生产数据强劲但5月料回落
其实,财政部6月1日会耗尽现金的说法,含有一定水分。万一财政部接近耗尽现金,相信耶伦也会收缩支付名单,优先对国债还本付息,确保不违约,不被下调信用评级,而对相对不重要的开支就能缓则缓。美国距离真正违约还有一段日子,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想让债务违约,只是双方都在消费这个话题,为明年选举拿些政治分。
4月份美国的工业生产数据十分强劲,环比上涨0.4%,而市场预测是零增长。笔者相信此数字到5月份就会回落。4月份的通胀和就业数据强过预期,市场上有人讨论6月份美联储继续加息的情景,个别地方联储官员也表达了这种可能性,不过美联储几名核心决策者仍坚持暂停加息,要观察之前紧缩政策的效果。以目前的经济形势,想必暂停加息的概率较大,但是不要忘记这是“暂停”。美联储须要在通胀、经济衰退和金融稳定三者之间作出权衡,直至其中一方出现重大的发展。
美元汇率最近突然反弹,令不少人措手不及。反弹的短期原因一是市场担心6月份还会加息,一是对债务上限的担忧,资金反而流入美元区避险。美元已经极度超卖,市场必须通过调整来达成整固,这是技术性反弹。
中国基建投资增长乘数效应不佳 工业生产罕见负增长

  
   
    延伸阅读
   
  
   
      
   美债务上限谈判仍陷僵局 两党指对方不让步
  
  
   
      
   惠誉把美国AAA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中国经济在4月份露出增长动能放缓的迹象,其中有四点尤其值得警惕:一、工业生产环比罕见地转为负值;二、固定资产投资环比大幅走低;三、房地产销售环比大幅走低;四、耐用品消费比较低迷。今年中央政府的专项整治行动、地方挤数据水分行动,对数据有影响,而去年疫情管控导致的低基数让同比数字不错,不过经济活动出现整体下滑仍是不争的事实。
社会消费品零售数字疲弱尤其值得关注。虽然低基数推动消费品零售同比猛涨了18.4%,但是经过基数调整后,笔者测算实际的零售环比增速放缓到大约0.3%。被媒体标签为报复性的消费,并没有在消费金额层面上带来突破,这和大宗耐用消费品低迷有很大关系。
从好的方面看,基建投资同比增长7.9%,比起第一季度的强势回归增速有所放缓,但是总体上说是不弱的。同时,服务业价格出现了回暖。从坏的方面看,工业生产环比下跌0.5%,是受到内外需增长放缓所拖累,同时企业开始去库存。在没有疫情或外部危机的情况下,出现工业生产负增长是罕见的。
目前经济有两个比较大的反差。第一,公共开支催生出了基建投资,但是和更广泛的内循环互动不够,乘数效应不理想。第二,服务业消费和商品消费之间的落差很大,耐用消费品萎靡应该和房地产市场不景气有关。民企、房地产和大宗消费,这次没有跟随政策刺激起舞,这是和当年4万亿刺激时候的最大不同,政策暂时没有激活更大范围的经济活动。
日本弱复苏资金回流 TOPIX股指今年涨逾14%
日本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6%,摆脱了去年下半年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局面,日本步出了经济衰退。后疫情时期的消费反弹和大量外国游客涌入,是这轮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日本银行坚决贯彻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企业投资的刺激有限,但对日元汇率的影响极大。日元对美元汇率回落到30年前的水平,日本各地都可以看到大量海外游客,对服务出口帮助很大。
由于持续多年低迷的通胀环境,日本长期没有明显的工资上涨。但是近月通胀数据呈上升趋势,最新的4月CPI达到4.1%,这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高的水平,使得今年工资有5%左右的上涨,提振了消费信心。通货膨胀上升、经济重回增长,给打算调整货币政策的央行提供了数据支持。
尽管这是一个弱复苏,却仍然是一个复苏。加上日元汇率中期看涨,国际资金和滞留在海外的本国资金纷纷流回日本,带动日本股市上扬。日本股指TOPIX今年上涨了超过14%,是全球五大股市中表现最好的。这次日股上涨,基本上靠的是外资流入,资金看好顶级企业的科技实力和估值水平。
日本的经济形势有明显改善,日本银行6月份的政策会议就变得十分重要。笔者认为植田和男起码需要对调整政策给出更清晰的指引,也需要在时间点上有进一步的交代。
(作者陶冬是瑞信亚太区财富管理大中华区副主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