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全酋网 推荐 酋资讯 查看内容

印尼特稿:新春遇大选 印尼华社提高警惕过年

2024-2-13 10:22| 发布者: 轮卷寻| 查看: 18| 评论: 0|原作者: db w2

摘要: 苏哈多倒台后,印尼华人的社会地位已有改善,但每到选举等非常时期,安全形势依然牵动华人的敏感神经。就在几年前,2017年雅加达特区首长选举和2019年总统选举,都有候选人打身份政治牌,引发不同群体之间的紧张情绪 ...
苏哈多倒台后,印尼华人的社会地位已有改善,但每到选举等非常时期,安全形势依然牵动华人的敏感神经。就在几年前,2017年雅加达特区首长选举和2019年总统选举,都有候选人打身份政治牌,引发不同群体之间的紧张情绪。
大年初一,印度尼西亚华人到亲朋好友家拜年,席间多了往年不曾聊到的话题——大选。26年前的严重排华事件已是往事,今天的华人不再需要提心吊胆过日子,但选举期间最易被操作的身份政治话题,让他们不得不继续提高警惕。
农历新年前,雅加达市中心已出现节庆装饰,北区唐人街草埔(Glodok)等华人聚居地更是张灯结彩,新年气氛正浓。对71岁退休人士张少林而言,今年跟往年一样,他会吃团圆饭、赏烟花、给晚辈派红包。

  
 
唯一不同的是,印尼星期三(2月14日)举行大选。张少林说,这增添了紧张感,大家会留意“有没有某种势力或隐形黑手开始介入选举活动”。
这种担忧并非凭空想象。和许多老一辈印尼华人一样,张少林经历过苏哈多“新秩序”政权对华社的不公平对待,更亲眼见证1998年的排华暴动。
虽然苏哈多倒台后,印尼华人的社会地位已有改善,但每到选举等非常时期,安全形势依然牵动华人的敏感神经。就在几年前,2017年雅加达特区首长选举和2019年总统选举,都有候选人打身份政治牌,引发不同群体之间的紧张情绪。
本届选举同样潜藏着不安定的因素。2月7日,上百名大学生上街示威,要求总统佐科在选举中保持中立。


  2019年印尼总统选举成绩揭晓后,雅加达街头一度出现暴动。(档案照片)
 
被问到是否担心形势愈演愈烈,张少林说,选举如果不公或出现舞弊,还是有可能发生暴动,届时华社肯定受波及。
“我们除了提高警惕,多关注政治局势发展,也要避开高危地区……万一发生暴动,得团结华社力量自卫自保抗暴。”
32岁的白领雇员苏上娜说:“目前为止,局势看起来还是受控,我们也尽可能正面看待。不过,像公布选举结果等高度紧张的时候,我们还是会留在家里。”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资深研究员廖建裕说,有历史记忆的印尼华人对1998年排华事件仍心有余悸,年轻一代则已经淡忘这段过去。
本次选举会否出现动乱,廖建裕认为目前说不准,但佐科似乎已为此做好准备。“警察总长以及三军总司令都是佐科的亲信。如果有动乱,政府会马上镇压。”
研究印尼华社发展的印度尼西亚大学社会政治科学院传播学系讲师俞文娟(Aimee Dawis)指出,整体而言,雅加达居民并不太担心社会秩序出问题。农历新年期间,大家照常拜年,只是会避开举行集会的地点。
“其实我们还挺看淡的,因为有那么多示威,雅加达居民可能也就觉得,‘哦,不过是又一场示威罢了’……只要不是太严重,我们都不担心。”
大年初一当天,雅加达历史最悠久的寺庙之一金德院迎来约3000名信众进香祈福。现场除了有军警和保安人员维持秩序,还有一名穿着选举监督委员会制服的人员留意情况。


  
   
    延伸阅读
   
  
   
      
   印尼学生计划示威 抗议佐科未在选举中保持中立
  
  
   
      
   印尼特稿:中爪哇遭强攻 斗争派民主党“牛棚”不牢
  
 

  雅加达古刹金德院大年初一迎来进香的信众,现场也有军警确保民众安全。(蓝云舟摄)
 
寺庙职员哈妮受访时说,接近农历新年和选举投票日,一些民众可能担心人身安全,但当局也相应加强了保安。
印尼华社今天仍保留除夕吃团圆饭,以及新年时派红包的习俗。印尼孔教总会副主席黄金泉受访时说:“印尼尊重文化多元,早在数百年前新年习俗已成为印尼丰富传统的一部分……保留新年传统,是加强印尼不同族群手足情的重要举措。”


  大年初一,印尼峇厘岛华社在街头舞龙,喜迎龙年到来。(法新社)
 
三名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团队都在农历新年来临之际,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新年贺词,足见对华人选票的重视。
廖建裕说,印尼华人只占全国人口约2%,一般上不足以左右选情。但在两组候选人票数很接近的情况下,华人选票能起到重要作用。


  印度尼西亚副总统候选人、总统佐科长子吉布兰伉俪(左二和左一)、佐科幼子卡桑伉俪(右二和右一)和国防部长普拉博沃的儿子迪迪(中)大年初二在雅加达出席农历新年庆祝活动。吉布兰是普拉博沃在本届总统选举中的竞选搭档。(法新社)
 
分析:下一任总统仍须在经济上倚重中国
另一方面,印尼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在竞选期间鲜少被提及。三名总统候选人中,普拉博沃一改2019年参选时借助民间反华情绪的做法,这次展示了广结善缘的外交姿态。另两名候选人阿尼斯和甘查尔则主张减少对华的经济依赖。
分析指出,候选人皆避谈在印尼涉及环境破坏和矿场安全问题的中资企业,显示下一任总统仍须在经济上倚重中国。
谈到三名候选人在印尼华人选民中的支持率,廖建裕分析,华社对甘查尔颇有好感,他在华社的号召力最大。
普拉博沃不仅曾与激进派靠拢,也被指是1998年排华事件的幕后黑手,老一辈印尼华人对他没有好感。
“但是,华人又对支持普拉博沃的佐科很有好感,所以心里有矛盾。”
至于阿尼斯,因为曾操弄身份政治,在华社的号召力较弱,但还是有少数华人支持。
苏上娜一家的投票取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述考量。她弟弟苏上檀(28岁)倾向票投普拉博沃,因为担心普拉博沃败选可能出现示威甚至军事政变;妈妈黄仙华(66岁)则担心人权记录不良的普拉博沃如果当选,印尼会走回集权统治的老路。
回望印尼华社的风雨路,张少林有感而发:“希望印尼大选能够平安顺利进行,不管谁当选,都不能再有排华事件发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